他没准备好被拍时绝不可以举起相机。
就像不能为了证明自己技艺精湛而给健康者做一场没有意义的手术一样。

看一组没有缘分的照片就很焦虑。与作品本身无关,就好像是面对陌生人时的我不喜欢你,请不要和我讲话。

我们用相机拍不好的东西,总是那些我们自认为永远也不会失去(未曾拥有)的东西。而描绘轮廓这件事,或人或景或物,总是预兆着离别。

跟别人聊作品时的痛苦无外乎,作品并非为你而做所以不能讲喜不喜欢漂不漂亮,同时又得强迫自己不能抱着一种关我屁事的疏远感,反之亦然🤷‍♂️

亚马逊买的壶居然是从大陆发货可让我好等
趁着新鲜赶紧拍个视频youtu.be/LEjds7trsRQ

一想到去年年底同学走海运算运费2500咸鱼捡垃圾的7代i7 32g ram rx580台式机,我就觉得mbp 13又变卡了

这个世界越来越要求人有超能力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不,你就是得知道”

越想越纳闷,也就北京到德州的距离,凭啥关东首都圈几乎天天晴朗,我这乡下天天暴风雪不说,整个冬天见到太阳的日子两只手能数得过来,心态崩了。

用富士23mmf2和iphone的等效26mm镜头拍了一年的照片,想起来我还有全画幅的单反和35 50 85定焦以及若干配件存在东京的朋友家里因为疫情没办法过去拿,憋屈得总有种做梦一样的感觉

抽烟 喝酒 烫头
料理 露营 钓鱼
雅俗共赏

instagram电脑网页的排版比客户端好看太多了吧,但是不能发帖...

好想买第二台显示器。小孩子才关注cpu和显卡。成年人只在乎硬盘和屏幕。

越来越想不明白,交谈时究竟在期待着什么呢

重启 Space

一个实验性的艺术社区,对所有受邀的成员开放。